墨酒

最近正在写原耽小说,可能不会怎么更文。
立个 Flag,如果我全科没挂的话,我就双更(两篇文也就是各更两篇)

这个本丸吃枣药丸(5)

☆欢迎收看作者没吃药系列,本文轻松搞笑
☆男(?)审神者
☆审神者经常跑去隔壁银魂串场
☆神威哥哥的粉丝(痴汉)
☆有点腐
☆审神者的三观有点歪
☆以上ok就开始

嗯,离开了那里,现在安全了,该谈谈正事了,
我笑眯眯的看着他俩,:“嗯~你们刚才,是听见了我的名字是吗?”
两人一脸轻蔑的看着我:“所以呢,你想表达什么?难道害怕我们把你神隐了吗?”
我重重的点点头
“………”
清光双手环抱:“呵,就你那点灵力。还不够救我们一个人的吧?”
噗!感觉中箭了……
安定说道:“如果你不信我们的话,可以用言灵”
“………”“…………”“…………”

我睁开了双眼,认真的看着他们,开口了:“我以审神者的名义命令你们,不得说出我的真名”
咬破食指,鲜血滴在地板上的一瞬间,脚下出现了淡蓝色的魔法阵
契约成立
两人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我,显然没想到我真的会用言灵

“你们在期待什么?以为我会用温柔的话语说出‘不用了,我相信你们’吗?别开玩笑了,我们只认识了两天不到而已,我可不会傻到把性命交到你们手上。我们只是在互相合作而已,也可以说是利用。你们利用我的灵力活下去,我利用你们领工资。谁也不欠谁的,所以,没必要节外生枝”

以为我会像那群小说那样说吗?你真的太甜了,比草莓牛奶还甜,我又不是圣母玛利亚。
一路沉默
“啊,找到了”
看了了坐在石狮子(?)上的神威和跟凤仙战斗的银时
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了
是的,我没有丝毫的去帮忙的打算。
我不喜欢改变这些东西,这是他们必须经历的,只有经历了才会成长
我只是个旁观者,以前是,现在也是

“那个武士先生好像不行了哦”神威看着我笑眯眯的说
“………”“尼桑你不去帮帮他吗?他是你的同伴吧?”
我看了看银时,对神威说道:“神威,他不会失败的,同样,也不会死亡。他的灵魂是永远站立着的,不会那么容易就倒下的”是啊,我明白的,这个男人有多强,有多顽固,一次次被打倒,一次次站起来

“啊,对了~”“?”
突然,神威一个横腿向我劈来
向右轻轻闪过,顺便抓住了他的腿(这腿我能吹一年!!!)
皱皱眉,:“你干什么”
神威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:“啊,当然是看看尼桑你有多强了,我们从没打过架吧?今天来比比吧?”
没有征询我的意见,一个手刀砍了过来
我立刻放开他的脚向后退去
“我拒绝”我的妈,跟你打我会死的啊!!!

“啊~真是扫兴~”“…你有功夫跟我打,不如关心一下你的部下”
“啊?你说的是阿伏兔吗?”
我点点头,也料到了他会说什么了
果然。他睁开了双眼,杀气控制不住的往外泄“那种连弱小的妹妹都杀不死的部下又有什么用呢,对吧?”

看吧,我就知道。也不知道是夜兔的本性还是你自己的心在渴望杀戮呢?
然而旁边的安清二人震惊了
嘛,我也知道为什么

“轰——”
战斗结束了,温暖的阳光透了进来。
很温暖,但夜兔的体质只会觉得不舒服
而对于凤仙来说,阳光确实致命的

随即,那里又在进行大家熟悉的鸡汤时节了
赶来的神乐对着神威放了堆狠话后,神威就毫不在意的走了
这两兄妹真是的

“悉悉索索”
“啊,找到秃子老爹了”
“臭小子叫我头顶清爽的老爸!!”一个铁拳砸在了我的头上
“好痛!秃子老爹你是制杖吗?!万一给我打傻了怎么办?!!!”摸了摸头上的红包
便宜老爹又看向我身旁的一蓝一红,“这两位是?”
“哦。他们是我同事”摸摸我头上散乱的发丝
“哦,我还以为是你朋友呢”
“嗯哼~所以呢?你找我干什么?”

星海坊主一脸严肃的看着我:“你见到神威了吧”
“啊……是啊,神威他,长大了呢~白白净净的,凤仙那老头子应该没有虐待他”
星海坊主的嘴角抽了抽:“你还真是宠他啊,明明那混小子可是差点杀了你老爸”
我鄙视的看着他:“切,不是没死吗?如果真的就那样死了的话,你还真是没用”
星海坊主一时被我噎住了,看了我半天。最后蹦出一句:“我走了,你好自为之”

啊~事也办完了,回去吧
走在回去的路上
我看着他俩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,终于忍不住了
“你两到底想干什么?”
终于,清光开口了,却仍是满脸复杂:“你爸爸刚才说的,你弟弟差点杀了他…”
哦,这件事啊
我继续一蹦一跳:“那个呢,是真的哦~神威他啊,是真的差点杀死便宜老爸哦~”
“可是,那不是他父亲吗?”
我转过头去,看向他们,淡淡的说:“知道夜兔吗?生活于黑夜下,天生极强的战斗力和惊人的恢复力,喜欢鲜血,生于战场,死于战场”
两人一时沉默不语
我继续说了下去:“夜兔呢,有个习俗是弑亲。杀了自己的亲人,以证明自己的强大”
“那你的弟弟…”
我摇摇头,温柔的说“神威呢,是个好孩子,只是走歪了而已,他会回来的。他也很强,不会被任何事和人绊住脚步”
是啊,我知道那个少年嗜血的表面下,有着怎样一颗温柔的心

“啊,对了~你们想杀我的话请随意哦。如果可以的话。我啊,可跟那些普通人不一样哦,很强的哦~但是呢,别让我杀了你们哦,不然我可不保证我的夜兔血会不会彻底兴奋然后杀了你们所有人”
两人不经意的握紧了手上的刀

“来吧,把怨恨养我这里发泄吧。我很能忍耐的哦~
当然,这可是有代价的………呢”

“我可不做没工资的事~”啊~干脆我开个心理咨询好了~







呜呜呜,神威他有那——么好!我要吹爆他!qaqqqq

想开我英×猎人的文(keng)
纠结,开还是不开呢。。。。究竟开不开呢。。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