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酒

最近正在写原耽小说,可能不会怎么更文。
立个 Flag,如果我全科没挂的话,我就双更(两篇文也就是各更两篇)

这个本丸吃枣药丸(2)

☆欢迎收看作者没吃药系列,本文轻松搞笑
☆男(?)审神者
☆审神者经常跑去隔壁银魂串场
☆神威哥哥的粉丝(痴汉)
☆有点腐
☆审神者的三观有点歪
☆以上ok就开始

呦,大家好。我是新上任的审神者。

我打量着眼前这位长得不输于我的刀剑…好吧,他比我帅多了,要知道这座本丸个个都是颜值逆天,我顶多算个长得清秀的。

干净利落的黑色短发,一只眼睛是野兽般的金瞳,另一只眼睛被眼罩遮起来了…嗯……根据老夫多年看番剧的经验,此人多半是个中二病
(请原谅作者小学般的肖像描写orz……)

哦!对了,他就是那个厨艺大师烛台切吧!嗯,得赶紧抱大腿,俗话说得好,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厨子
(穿越次元的眼镜:喂!!!你这话根本没有逻辑可言吧?!!!)

一进入手室,一股浓到发腻的血腥味就飘了出来
港真,我现在虽然是夜兔。但仍不喜欢血液的味道,那味道感觉就像吃铁似的

里面是一片狼藉,血液,碎刀片,许多人都躺在白色的床单上

…………这真是………你们不知道白色的床单很难洗吗?

“看到了吗?我们这里已经没有人可以战斗了,你们可以走了”烛台切冷冷的说道
“………”麻麻这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烛台切麻麻
“我……那个……还怎么做才能救你们?”在烛台切强大的气场下,我弱弱的说到

“………我叫你们走”“……我不走”走了我的工资怎么办,说不定还要交违约金。
再说,你是不是傻,这里不是有个免费帮你们治疗的你们还不要

“……你要是敢做什么我就马上把你的心脏上开个洞”盯了半天还是赶不走我这只小强语气不善的说到
“没问题,我只是治疗他们”

看着眼前这些刀剑残破不堪的身体,突然觉得他们挺可怜的,但是我觉得我更可怜………就这么被卖了…一直被卖从未被超越……槽什么鬼!!

我记得最简单的方法好像是给他们输灵力吧?修刀什么的我可不会啊

输出手上的灵力,看着被我治疗的人歌仙,知道为什么我救他吗?因为这个人可以帮我洗衣服,完美

emmmm………下一个救谁呢?

就在我救完了歌仙后,我发现我的灵力不够了………
身后的烛台切连着刚醒来的歌仙一脸复杂的看着我,我似乎感觉到了淡淡的嫌弃………

委屈巴巴,我只是个物攻物防高全输出系的,又不是魔高的奶妈…怪我咯?

我装作一副我早就知道的表情对他们说:“咳咳,我叫……”
“审神者大人!!”狐之助打断了我的话
“哦,哦!我想起来了!不能告诉他们真名来着”呀,差点就玩完

我马上摆出一副其实我没有忘记,只是不小心说出来的样子对他们说:“你们就叫我……”突然卡住

emmmm叫什么代号好呢
夜?我特么还夜王呢!
神?他们好像比我更像吧??
兔子?太弱了

“审神者大人?”“哦,哦!就叫我黎好了”
黎明的太阳!不错,就酱

我把拳头放在嘴边,“那个,我问你们几个问题…这座本丸还有多少刀剑可以战斗?”

“无可奉告”
又被打断了…这次又是谁

看向来人,一袭黑色的衣服,红色的眼睛,脸上挂着戏虐的笑容
“鹤丸国永”我平静的说了出来,内心确是:啊啊啊啊啊!是姥爷啊!姥爷啊!活生生的!白嫩嫩的!嗷嗷嗷,超可爱!

鹤丸国永发现我一直盯着他,一脸嘲讽的说:“怎么,你也看上我这只被染黑的鹤了吗?说吧,要怎样?”

“……抱歉,我不需要,只是看到你似乎已经暗堕了而已,需要帮忙吗?”开玩笑,我就算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好吗

他似乎是愣了一下,随即笑着离开了

一脸懵逼,难道傻了?没吃药???

好吧,烛台切和歌仙也跟着走了,只留我一人在原地懵逼。

一群没良心的,亏我还救了他们。

啊……去逛逛吧,这座已经腐朽的本丸吧…

寒冷的同冬天已经离去,现在,是春天的世界了


对不起,不小心中二了。_(:з」∠)_
这傻逼玩意竟然还有后续
啊,手机打字好累_(:з」∠)_
我这个可是现想现打的东西儿所以哪天坑了也不奇怪_(:з」∠)_

小剧场
银时:神晚,借点钱呗
神晚:丑拒
银时:(不死心)咱俩谁跟谁啊,是吧
神晚:别,你上次借我的还没还
银时:哈哈哈哈,我们关系那么好,谈钱多伤感情啊是吧?
神晚:别,谈感情多伤小钱钱啊是吧
(最后还是心软的借给了他´_>`)
神威:最近米饭有点不够吃了…
神晚:神威你没钱买米饭了?拿去,这是我的小金库!所有家当!现在你在长身体!不多吃点对身体不好!
神威:(呆毛转)谢谢尼桑~
神晚:(喷鼻血)神威叫我尼桑了!!!死而无憾!
银时:喂喂!差距也太大了吧?!
神晚:你又不长身体
银时:也太伤人了吧喂?!!
神晚:要是你是我弟弟我也给你啊

评论(1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