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酒

最近正在写原耽小说,可能不会怎么更文。
立个 Flag,如果我全科没挂的话,我就双更(两篇文也就是各更两篇)

这个本丸吃枣药丸(11)

☆收看作者没吃药系列,本文轻松搞笑
☆男(?)审神者
☆审神者经常跑去隔壁银魂串场
☆神威哥哥的粉丝(痴汉)
☆有点腐
☆审神者的三观有点歪
☆以上ok就开始

清晨,我在自己的床上醒来,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

半响,我感觉我变回来了。双手一摸,果然(等等少年你在摸哪??!)
脑子里的记忆直到昨天带着一期和床单去到喝酒那里…
我坐了起来,用手按着太阳穴
奇怪啊…难道昨天喝高了?

我思索半响,没结果,算了,去找他们问问吧
快速穿戴好衣物,拿起发带就往冲田组的宿舍走
敲敲门,没人开门?现在都快中午了他们不会还没起来吧。。
我再敲,还是没人开门
我怒了,用力一敲,“轰——”
啊哦,不小心把门砸烂了……竟然忘了这个门是像旁边拉的……失策失策……
心虚的看着门内,咦?没人?
我往四周一看,好的没人,光速溜走。

啊咧?烛台切也不在……倒是看见了鹤球
“审神者大人?哇哦。突然出现真是吓了我一跳呢!”鹤球摸摸下巴:哎呀?审神者变回来了?
呵,信你就有鬼了
我看着他,有点不信任的问:“你……会编辫子吗?”
啊,不对!!我不是要问这个来着。然后我抓了抓头发,原本就乱的头发现在已经乱成鸡窝了…
然后我崩溃的走了,“啊,烦死了!”

先去找乱吧,他应该会编头发………吧?
然而,我忘了,他的一期哥绝对不会让我碰他弟弟………
我打开门,看到的就是黑着脸的一期…
用力把门拉回去,“对不起打扰了您继续干你的事”

被留在房间还没反应过来的一期:等等,那个男的是谁?我们本丸有这号人吗?

泄气的走在走廊上。难道这个鸡窝就要跟着我一天了吗…清光……乱……烛台切………谁都好快来救救我的头发啊啊啊啊啊!!!!

转个弯,便看见了三日月老爷爷在喝茶
他似乎看了我的发型后,嘴角有些抽搐
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

三日月:你竟然白了一眼大boss,怕不是想来一场人生大戏哦?

在三日月的旁边坐下,顺手的拿了一块糕点放进嘴里。
三日月微笑着说:“审神者大人您的发型……可真别致呢”

我要克制住我自己……忍住,打了这个老爷子会被群殴的………忍忍就过去了哈哈哈哈哈(咬牙切齿)
我微笑着回答:“啊,是吗。毕竟我不想您这样的老爷爷每天有人 帮、忙(重音)服侍啊”

来啊!互相伤害啊!不怂!都是生活残废你拽什么!

三日月不以为然的笑笑:“哈哈哈,这个可是老年人独有的特权嘛”
我撇撇嘴,小声bb:“也没见鹤丸像你这么废啊…大家都是老年人…生活残废就直说嘛……”

“咔”我瞥向三日月的杯子,辛灾乐货的说:“哎呀,三日月大人您的杯子刚才好像烂了呢~真不经事~下次买个好点的吧~”
“哈哈哈,我会的,审神者大人”

“三日月,你在这里干什么”
从转角又走出来了一位刀剑
白色的发,猩红的眼
狐狸?
话说那头发好顺滑的感觉,用了飘柔吗。。。

“小狐丸”

哦,又是一个三条家的
这是,小狐丸才看到我一般,吓了一跳:“审神者大人?”
我立刻把他拉过来,让他坐到我先前坐的位置,并把发带和梳子递给他

小狐丸:???喵喵喵?(你是狐狸不是猫,喵什么喵)

“我知道你会梳头发,帮我编个辫子,谢谢!作为谢礼,我会给你做油豆腐的,好了我准备好了,开始吧”

三条家的两人在风中凌乱了:?啥,梳头发?哦不对,他是怎么连续说这么长一句不断气的?
没办法,赶也赶不走,小狐丸只好帮忙给我梳头
“诶,话说,怎么没看见清光和安定呢?”“他们去出阵了,还有,别乱动”

“那烛台切呢?”“做饭呢”

我咬着糕点再次开口:“那昨天……(含糊不清)…么…”
小狐丸忍着拔刀的冲动给我回答:“吃东西就别说话了”
哇,好人啊!我所有的问题都回答了!虽然最后一句答非所问…
再次开口的我被噎住了:“唔,咳咳咳咳!!!”
小狐丸赶紧拍了拍我的背
小狐丸:我感觉我快成烛台切了…心好累

我总算把糕点吞下去了,突然看见了床单…啊不对,是山姥切
于是我想蹦过去,然而我忘了我的头发还在某只狐狸手里,于是,悲剧发生了

“呜嗷嗷嗷嗷!”

山姥切被吓了一跳,然后看向了我们这边
犹豫了一下,还是走了过来“三日月大人,小狐丸大人……这位是?”

我掏出我的小手帕,擦着脸上根本不存在的泪,一副被男朋友甩了的模样:“太过分了床……山姥切君……我是你的审神者大人啊……昨天我们明明那么快乐的在一起开茶话会……你竟然……呜呜呜”

山姥切显然懵了:啥?主人不是女孩子的吗?怎么一晚上没见就变成了男的?信息量有点大,他一时接受不了

我继续戏精上身:“呜呜呜……难道我不是香香软软的女孩子山姥切君就不要我了吗?太过分了……是因为女孩子可以埋胸吗?难道山姥切君嫌弃我硬邦邦的胸膛吗?”
三条家的两人:是戏精本人没错了
山姥切脸突然涨红,把床单使劲往下拉,然后飞速跑走了
我懵了,诶?这么不经逗?

我的头发此时已经编好了,向小狐丸道了谢后,走向了厨房,看到了正在忙碌的烛台切和歌仙
突然,一个男人出现在面前,激动的说:“主公!我是”
我立刻打断他说的话:“好了我知道了压切长谷部,
不用你手刃家臣什么的,你现在去专心做饭谢谢”
长谷部一脸感动的做着饭:主公知道我,知道我………
卧槽,这人就是个主公控吧?好可怕

我走到烛台切身边,让他暂停一下:“烛台切,昨天我喝了酒之后干了什么?”
烛台切一脸的纠结:“审神者大人……您……”
我释放着杀气,“说”






久违的更新,话说,我的文已经没有吸引力了吗……qaqqqq你们嫌弃我了吗?orz

评论(1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