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酒

最近正在写原耽小说,可能不会怎么更文。
立个 Flag,如果我全科没挂的话,我就双更(两篇文也就是各更两篇)

这个本要吃枣药丸(9)

☆收看作者没吃药系列,本文轻松搞笑
☆男(?)审神者
☆审神者经常跑去隔壁银魂串场
☆神威哥哥的粉丝(痴汉)
☆有点腐
☆审神者的三观有点歪
☆以上ok就开始

Q:要是突然变成女人了怎么办
A:先给兄di…………个p啊?!

我回到本丸时,一群刀都看着我
讲真,你们不要那么直白的眼神看着我好吗?让我有种想打人的冲动。

我暂时是变不回去了,等到银桑他们变回去我也就差不多可以变回去了,再不行,叫时之政府帮忙。我真是聪明!
反正我现在只想逗他们。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意外的效果,嘻嘻~撩汉去了!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我努力装作淑女的样子走到烛台切的面前,他惊讶的开口到:“审神者大人,您……?!!”
我抓住了他的双手,再用天空蓝色的眼睛望着他,尽量用小声文弱的声音说到:“呐,烛台切……我有一件事求你………可以吗?”

(前方大量玛丽苏式描写,请慎重选择性观看)

烛台切心头一颤,少女的脸上显然比少年的脸上多了一些婴儿肥,但看起来并不胖,反而有些可爱和幼稚,蓝色的眼睛也是大了不少,里面流露出快要溢出来的期待,原本172并不高的个子变成了165,感觉小了一圈似的,身材也更为单薄,稍微有些翘起来的头发有点想让人把它压下去。
神差鬼错的点了点头,并且抽出手在那头黑发上揉了揉

????这个人脑补了什么?一脸慈祥的老母亲模样,还摸了摸我的狗头,啊呸,什么狗头,有这么说自己的吗?!
我朝他开心的笑笑:“那么~烛台切一定会帮我做食物的吧~这个给你看~记得晚上就煮这个里面的东西哦”
我把那次买的十几本中华料理丢给了他。
并且马上逃离现场,跑到了清光那里

在路上,我顺便看了一下刚才烛台切在想些什么(作者:喂,少女。谁让你偷看剧本的?!)
好了,不要理那个制杖作者,我们继续看,哎呦我去,这个可爱柔弱满满的文艺风少女肯定不是在说我这个懒得一撇的人!
我当时只是控制不住我自己的兴奋才不小心把情绪流露出来了,还有,你是不是对我的身高有意见?!!
另外,这个瘦弱矮小(重音)的人类可以把你打到墙上去抠都抠不下来🙃。

“清光,开门,是我!”你可(欠)爱(揍)的审神者!ヽ(〃∀〃)ノ
清关一脸눈_눈的给我开了门,语气不善的说:“你干嘛?!”
哦,看来他十分不满意我来找他,不过真的是这样吗~我可是听说清光十分黏人的哦?肯定是傲娇了!………呸!忘了我刚才说的,整个人都ooc了。看来太久没皮,有些飘了。都怪作者。嗯,没错。

我把发带递给他,指指我的头发:“我不太会捆女孩子的头发,帮帮我怎么样~作为报酬,给你买最新的指甲油~”
不太会捆头发是真的,辫子也是叫人帮我捆的,当然也不是谁都能帮我捆的……实在没人帮的话,我就只能捆一个马尾了……手残伤不起。

见他看着指甲油的份上点了点头,瞬时感觉我还没有指甲油重要,悲伤逆流成河有木有?!

感受着发丝一点一点被梳直,再被梳起来,编成辫子,挽成了丸子头,剩下的头发则披散了下来。
整个过程我没有丝毫的痛苦!!太感动了!

我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的丸子头,好厉害!!!让后用闪闪发亮的眼睛看向清光,很直白的表达出了我的情绪

清光则不自在的扭过头去:“不就编个头发吗,另外我只是看在指甲油的份上才给你梳的。”
嘛,如果没有脸上的红晕我还真信了~
不过没想到,你们这群人都是看性别的
呵,男人

“嗯,是是,给你~明天还要请你帮忙哦~”把指甲油抛给了他。
说完,不等他回答就溜了。以及选择性无视那句“什么?!我才不要!你给我回来说清楚!!!”
接下来的目的是,五虎退!
来到樱花树下,很快就找到了在下面休息的一群刀和在做游戏的短刀

“你们在这干嘛呢?”我看向那群品茶拼酒的刀剑
“在开茶话会吗?”我把爪子伸向一瓶酒
“啪”
“嗷!好痛!”我收回了自己被打的爪爪,并搓了搓被拍红的地方。
看向烛台切,“诶,烛台切你怎么在这?”
刚说完,清光也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。
感情还真在开茶话会啊?!!!都不叫我!过分!
我看了看周围的刀剑,这几天被我治好的刀剑也不少了,但我记得入手室里好像还有两把来着。

于是,我偷偷摸摸走进了入手室,看着这两振刀剑:山姥切国广………一期一振………

啊,确认过刀剑,是麻烦的两个家伙
一个自卑狂魔一个比我还弟控…

嘛,试试吧………淡蓝色的光在我手中集聚,然后放在他们受伤的地方,伤口在慢慢复合
经过这几天的适应,我已经能一天治疗两位刀剑了,虽然还是很不稳定,没办法,谁叫我好心,不忍心让你们两孤单的躺在这儿看他们开茶话会
啊,我真是善良!

哦,快看,这个制杖作者更新了!真是奇迹!
啊…我的天,我好懒啊………😂😂下回放图的时候把神晚子放出来。完全ojbk。

另外我再说一次,本文无cp向,走的都是亲情向。就酱。

评论

热度(7)